您当前的位置:首 页 > 玄幻奇幻 > 万古霸主

  •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淡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灰色

    白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灰色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第一章 小乞丐

作者:茫茫十年  更新时间:2014-11-16 16:15:26   状态:连载中

一个风雷横行的夜晚,几人合抱不来的大树被一道闪电击成了粉末。

轰轰轰。

能震破天地的雷声炸响,紧接着又是一道充斥着毁灭力道的闪电如同巨龙一般,在天空中闪现,几座山峰都震开了口子。洪水肆掠,熔岩喷涌,天崩地裂。

吼吼吼。

万兽齐啸,百禽齐鸣。青龙的的影子在天空中闪现,凤和凰的影子相互在空中盘旋。各种异象纷纷出现。

“咻咻咻。”

数十道人影在天空中飞过。

除那数十道人影之外,有三道人影直接在空中凝聚成形。

而在一座破败的茅草屋内,一个男婴诞生。

时光匆匆,光阴飞逝。

一座被称为落凤城的城中,一条较为宽广的街道上,在来来往往的人中间,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,光着上身和脚丫子,只穿一条破烂短裤,煞是可怜。他拿着一只缺了一角的破碗行乞。但是他却不开口求人,只是端着碗向众人伸去,脸上没有行乞的样子,头反而是高高的昂起,倔强的不肯低下去。

奈何众生虽多,无人结善,更何况是如此高傲的行乞。

“唉,好可怜的孩子,现在的人却是越来越冷漠了啊,唉,如此下去,涂傲国离灭国就不远了啊。”一位穿着朴素,但是却非常儒雅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感慨道。

“孩子,你跟我走吧。”中年男子走到小乞丐面前,温和的说到。

“谢谢老爷可怜,谢谢老爷可怜。我家里遭了饥荒,家人都死了,就剩我一人了。”说着,小乞丐抽泣了起来。

中年男子摸了摸小乞丐的头说道:“好孩子,别伤心了,我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的。你叫什么名字啊?几岁了啊?”

“我......我叫秦羽觞,五岁了。”小乞丐抽泣着说道。

“好,羽觞,你就跟我到我家去吧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中年男子带着秦羽觞进了一家客栈。

“老爷,有人跟着我们俩个。”秦羽觞悄悄对中年男子说道。

中年男子朝后看了看,但是并没有人。

“孩子别怕,没有人的。”中年子安慰道。心中说道:“好可怜的孩子,怕是经常被人欺负,都有阴影了,唉,可怜的孩子。看来我的好好管管这孩子。”

秦羽觞见中年男子不信,又说道:“老爷,我说的是真的,每一次别人想要欺负我的话,我都能够感觉到的。我跟你说,他们就在那几个人的后面。”说这秦羽觞指了指几个正在买东西的顾客。

“孩子我相信你,我们走吧。”说着,他就拉起秦羽觞的手,朝着楼上走去。

中年男子让秦羽觞吃过饭后就给秦羽觞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。

夜很快就来了,皓月当空,寂静异常。

几道模糊的人影鬼鬼祟祟的穿行着。

“老爷,老爷,有人来了。他们是来找您的”秦羽觞站在中年男子的床前叫醒中年男子说道。

中年男子只当是秦羽觞的心里留下了什么阴影,心中不免感叹万分。他慈爱的看着秦羽觞说道:“孩子,你以后就叫我连伯伯吧。”并摸了摸秦羽觞的头。

秦羽觞说道:“伯伯,他们进来了。”

中年男子好一阵诧异。

咻咻咻。

五道人影闪现,个个都身着黑色夜行衣,手持明晃晃的钢刀。

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中年男子把秦羽觞护到身后问道。

“少废话,交出钱来,快点。”

“伯伯,他就是店里的小二。”秦羽觞指着一名黑衣人说道。

“店小二?”中年男子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,自己住到黑店里了。

“小杂种,竟然认出我来了,我就是店小二。嘿嘿,你们两个就都死吧。”一名黑衣人说道。并且一刀砍向秦羽觞和中年男子。

“孩子小心。”中年男子一下子把秦羽觞护到了自己身后。

店小二的这一刀狠狠的劈来,中年男子根本躲不过。

中年男子背部中了一刀,鲜血染红了衣衫。

其中一名黑衣人说道:“先别杀死他,问问他钱财在哪?”

“说,钱财在哪?说出来,爷给你一个痛快的。”店小二厉声说道。

“你们是坏人,你们为什么要打伯伯,伯伯是好人,我不会让你们打的。”秦羽觞哭着说道,并且朝着店小二扑去,撕着店小二的衣服,不让他再去打中年男子。

“滚,小杂种。”店小二一脚把秦羽觞踢倒在地上。

秦羽觞不依不饶,又扑过去。

豆大的汗滴从中年男子的额头上滴下,强忍着剧痛,中年男子说道:“只要你们放过我和这孩子,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。”

秦羽觞又一次被店小二踢倒在地上,秦羽觞抱着肚子,半天都没缓过气来。

“快说,钱在哪?”又一名黑衣男子恶狠狠的问道。

“你们放过那孩子我再跟你们说。”中年男子却是浑然不惧,但是他的脸上满是汗珠,背后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。

“好吧,我保证放过那小杂种,你快点说。”一名老大模样的黑衣人问道。

“你们才是杂种,你们全家都是杂种。”秦羽觞的小脸上满是愤怒,他看着这几位黑衣人却是全然不惧,他的脸上沾着一些地上的土。

“羽觞你走吧,他们不会为难你的。”中年男子看着秦羽觞说道。

“伯伯不走我也不走。”秦羽觞的声音当中带着哭声,他扶着中年男子慢慢的坐到床上。

“羽觞,你不走的话伯伯就不要你了。”中年男子对着秦羽觞说道。

“我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伯伯了,我还没有报答伯伯呢。我娘说过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的。”秦羽觞看到中年男子的伤势不由得哭出了声。

“钱在哪?让我再等的话我就杀了你们。”那名老大模样的人不耐烦的说道。

“大哥,我们自己也能找到,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,一旦放了他们的话,我们就全暴露了啊,干脆一刀杀了他们,然后我们自己找。”店小二看着那名老大模样的人说道。

“也行,那就杀了吧。”那人淡淡的说道。

这时,秦羽觞突然跑过去,一下子要找了那名男子的手臂。

“小杂种找死啊。”

那名男子吃痛,一把提起秦羽觞,狠狠的摔倒了地上。

秦羽觞被男子摔得吐出一大口鲜血,继而昏迷过去了。

“羽觞,羽觞。”中年子大叫道。

“该到你了老杂毛。”

店小二举起钢刀,狠狠的朝着中年男子砍去。眼看中年男子就要成了刀下亡魂了。

铛。

一声清脆的声音,店小二被那道力量震得倒飞而出,狂吐鲜血,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竟是死了。

“谁?给老子滚出来。”黑衣人老大大怒道。

“哼,欺善怕恶,滥杀无辜,留你们何用!”一道声音清晰地从房间中响起,但是却不见说话之人。

“你到底是谁,何必躲躲藏藏,有种的出来。”黑衣人老大瞪着眼睛,手中钢刀紧握,额上青筋暴起,冷汗连连。

“你们的时间到了,死吧。”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,却是摄人心魂。

神秘人一句话说完,黑衣人老大的心中立即有一种死亡的感觉。

“啊。”

“啊。”

没见神秘人出手,那些黑衣人却化成了阵阵血雾。

“连守仁,你一生积德行善,我今日就救你一命,好好善待那孩子,我能救你,多半是因为那孩子的缘故。这一粒药丸你吃下去,你的刀伤就会好的。”神秘人说道。

原来中年男子名叫连守仁。

“还请恩人现身一聚,守仁好当面谢恩。”连守仁诚恳地说道。

“谢恩不必,只要好好对待那孩子就行。这道符文你收下,如果再次遇到匪徒,可保你二人三次。”神秘人说罢,一道符文出现在连守仁的手中。紧接着一道灿烂异常的金金没入秦羽觞的体内。

“恩人这是何意?”连守仁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问道。

“这道金光可在他为难的时候保他三次性命。”神秘人解释道。

“这孩子以后会有什么大难不成?”连守仁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“你可记得五年前的那些异象吗?”神秘人的语气中有着一种回忆往事味道,同时在他的语气中充斥着一种淡淡的惧意。

“您是说和这孩子有关?”连守仁吃惊地问道。

“你只要记得就行了,知道多了对你没有好处,甚至会丢掉性命。”神秘人淡淡的说道。

“那您何不直接带这孩子走呢?”连守仁问道。

“这孩子有他该要经历的一切,别人帮不了他。好了,到此为止吧,我走了。”

“恩人,恩人。”连守仁赶紧叫时,哪里还有神秘人?

“唉,不知道你这一生要经历些什么啊,五年前的那天地异象真的是你引起的吗?”连守仁看着秦羽觞口中自语道。

小提示: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更多作品>> 今日网友下载推荐